两子家庭购房图:近9%的人选择三个以上的家庭,而教育支持系统是最受关注的

2020-11-20 07:17:08   来源: 网络

两胎政策全面放开已经近五年了,两胎家庭的规模也在不断扩大。11月19日,壳牌研究所(ShellResearchInstitute)发布的2020二胎家庭住房需求调...


两胎政策全面放开已经近五年了,两胎家庭的规模也在不断扩大。11月19日,壳牌研究所(ShellResearchInstitute)发布的2020二胎家庭住房需求调查报告(简称报告)显示,二胎家庭的生育意愿不到30%,经济因素是影响两个孩子生育率的主要因素。超过30%的受访者不得不为第二个孩子更换两个孩子的房子。为不同城市的两个孩子家庭购买主流三居室的难度是不同的。200万和500万是购买两个孩子住房的分界线。

从选择倾向的角度,指出目前两子房的家庭选择不仅要有大面积,而且要注意居住空间与社区的匹配,同时增加对两胎家庭教育的需求,60%以上的家庭注重教育匹配。

经济负担是影响两个孩子生育意愿的最重要因素。

全面两胎政策已开放近五年,但不少育龄夫妇因难以换家及开支高昂而不想生孩子,不敢生育,根据壳牌研究所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适龄人口生了两个孩子或打算生两个孩子,而35.6%的受访者无意生两个孩子。

具体来说,在不想要两个孩子的调查中,40.2%的受访者认为教育、生活等支出、负担过重是主要原因,房价太贵,两个孩子买不起大房子是第二个原因,占19.0%。

两子房的门槛除以,长沙三居室套房只有109万套。

随着家庭结构的变化,很难满足多户家庭的生活需要,因此换房已成为许多双子女家庭的刚性选择。根据壳牌研究所的研究数据,超过30%的受访者想要取代二胎的房子,主流形式是买一卖,近50%的受访者购买二胎以上的房价,70%的受访者改变了300000元或更高的房价差距。

第二个孩子的房间,也就是两个孩子的房间,是一个能满足两个孩子家庭的基本生活需要的房子(至少两个孩子)。

对于不同城市的两个孩子家庭来说,在购买主流三居室汽车的门槛上存在着明显的差距。北京、上海、深圳的三居室总价处于较高水平,居南京、杭州、广州等七个城市500万套,总价200多万元,构成第二梯队;但合肥、成都、长沙等9个城市的三居室总价尚未超过200万套,其中长沙三居室的平均总价只有109万套,对二等子女家庭比较友好。

在调查中,47%的受访者表示,即使他们有两个孩子,他们也不会考虑更衣室,因为更衣室的成本太高。根据壳牌平台的数据,杭州、南京、西安等新建一线住宅的成本约为400000英镑,北京和上海之间的差距甚至超过了100万美元。

对两个孩子家庭教育的需求有所增加,60%以上的房屋是购买的,并注意教育的匹配。

对于两个孩子的家庭来说,居住空间的短缺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在调查中,近40%的受访者抱怨他们现在居住的房子太小。近90%的受访者选择三个或三个以上的大家庭作为第二个孩子的房间。80%的受访者有一个理想的两个孩子房间,在90至150平方米的范围内。

除了该地区外,对两个孩子家庭的多样化和生活质量的需求也相对强劲。在居住空间的分配上,储藏室、足够空间的衣帽间和儿童娱乐室已成为两个孩子家庭最想要配置的功能空间;在家庭结构方面,南北渗透、良好的照明和足够大的面积充分保证了居住空间的舒适度,成为大多数两个子女家庭的理想选择。在社区中,半数以上的受访者最想拥有儿童的娱乐和医疗服务设施。

二孩政策的自由化,不仅导致了对大家庭住房需求的增加,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儿童入学资格的竞争,根据研究数据,教育资源、价格和地点是两胎家庭购房最关心的三大因素,其中60%以上的受访者在购买第二子女住房时将重点放在教育匹配上。

新京报记者张晓兰

编辑杨焕娟校对李世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