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上的吉他声

2021-11-18 12:04:47 文章来源:网络

吉他声中的岁月

■程 艳

坐在台下的时候,吴春雷看上去很普通,个子不高,有点肚腩,脸上皱纹“深刻”。

上了台,怀抱吉他,右手熟稔地一拨琴弦,他粗粗哑哑的歌声响起。

“18岁,18岁,我参军到部队……”

这首歌他唱过无数遍。1986年11月,像歌里唱的那样,吴春雷——那时候还被人叫做“小吴”,光荣入伍来到27军某部。1个月后,他随部队奔赴云南参加边境作战,先到文山州进行训练。

吴春雷来自苏北,初见文山州大坪子村的连绵群山,很是激动。但南方的茂林莽原、潮湿气候和扰人蚊虫,也让他和战友们颇为不适。训练间隙,吴春雷看到有人弹吉他,很眼热。他从小喜欢唱歌,更重要的是,艰苦紧张的日子里,音乐可以带来些许不一样的色彩。

吴春雷和侦察分队的几个战友凑钱,在文山州县城买来吉他和教材。休息时,几个新兵头碰头看书,学基本指法。打听到别的连队有会弹吉他的战友,他们跑去旁听,还厚着脸皮请教。

音乐,像温柔的手掌,抚慰着这些离家不久的年轻人。他们跟着录音机学旋律、记歌词,慢慢可以弹出几首歌曲,《十五的月亮》《望星空》《我的故乡并不美》……吉他声一响,营地飘起歌声,一丝丝,一缕缕,一片片,不整齐,也不算优美,但透着勃勃生气。歌声里,战争的残酷、死亡的隐忧,都退得远远的。有些战友在老家有了相好的姑娘,休息时会打着手电趴在被窝里写缠绵的书信。所以,弹吉他的时候,总有人怂恿:“来首情歌!”

1987年4月,侦察分队上了前线,担负夜晚潜伏任务。月光下,群山的轮廓朦胧柔和。吴春雷知道,这山山岭岭吞噬过很多战友的生命。黑暗中,他想象过自己牺牲的场景。他渴望胜利,但也不惧怕死,只担心家里人难过。

5月2日,侦察分队组织搜山,熟悉地形。在某高地的一处山洞口,一排副班长李宝东被洞内敌人射出的子弹击倒。吴春雷和战友立刻围上去,眼看着鲜血在李宝东的绿军装上浸出一朵硕大的“红花”,又渗进身下的泥土里。19岁的李宝东,上唇的胡须很细软,还没有谈过对象。

白昼漫长,睡不着的时候,吴春雷和战友拿出吉他练习,轻唱起其他连队战士创作的一首歌曲:“别问我,别找我,别等我,别盼我。别问我,别念我,儿子是为祖国……”唱着唱着,大家的鼻头总会酸起来。

此时,前线的硝烟开始渐渐散去。逢到节日,吴春雷和战友就与当地百姓一起联欢。少数民族群众能歌善舞,战士们也不示弱,吉他一弹,张口就来。吴春雷还到当地小学教过孩子们唱歌。这样的时刻,他总觉得战争离他们很远。太平安然的日子,真好。

1988年4月,侦察分队从前线下撤,上阵地94人,下阵地93人。李宝东长眠南疆,永远留在他的青春岁月里。

1990年3月,吴春雷退伍,分配到家乡县城的供销系统。后来,他跑过大货车,还到新疆当过司机。有了小家,糊口要紧,吉他被他搁置起来。偶尔战友相见,他才会弹起一首首老歌,旋律仿如刻在心底。

年纪渐长,战友们的聚会渐渐减少,皆为生活奔忙。要好的几位还时常联系,曾在昆明聚过一次,约在5月2日,李宝东牺牲的日子。聚会上有酒有歌,十几条汉子唱了一夜,《山骆驼》《血染的风采》……他们唱给李宝东听,也唱给年轻时的自己听。

吴春雷爱养鸽子,几番波折后做起了信鸽生意。日子长了,他总觉得缺点儿什么。

一天晚上外出散步,吴春雷看到公园对面开了家琴行,墙上悬挂的吉他一下子把他的眼睛照亮,一颗粗粝的心随着琴行里传出的琴声隐隐颤抖。从此,吴春雷几乎每晚都到琴行请教练习,逢年过节也不例外,还和几位志趣相投的同龄人组了个乐队。

只是,音乐总会让步于生活。不到1年时间,乐队成员因为种种原因渐渐离散,最后剩下的是吴春雷和一个医生老徐。

吴春雷并不懊恼,对现在的生活,他挺满足。他和老徐时不时碰头切磋,成为因音乐结缘的挚友。一双儿女都已工作,生意也算稳定,较之李宝东及那些在前线牺牲、受伤的老兵,吴春雷觉得自己很幸运。他很少跟别人提及当兵打仗的事儿,只有和战友们一起,话头才会像酒像水,汩汩涌流。

那一年4月23日,十几位战友相约重返云南。吴春雷因故未能成行,他一直关注微信战友群里的动态。大坪子村变化很大,当年的崎岖山路变成平坦大道,可以开车进村,老乡们大多住上了楼房。战友们找到李宝东牺牲的山头——视频中,红土崖上苍苍莽莽的野草和30年前区别不大。老兵们多已半秃了头顶,须发斑白。大家操着天南海北的口音,在纸钱燃起的青烟中念叨:“李宝东,我们来看你啰。30年没见,大家都想你……”

看到此处,吴春雷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那天,他又弹起那首歌:“别问我,别找我,别等我,别盼我。别问我,别念我,儿子是为祖国……”

后来,吴春雷在一个视频直播平台注册了账号,在他的鸽棚里直播吉他弹唱。吴春雷总笑自己没文化,是粗人,没有细功夫。但是,他短粗的手指划过琴弦时,唱的都是真心话。

他唱起了朋友原创的《鸽子,我为你歌唱》,把“鸽子飞吧飞吧”唱成了“鸽子灰吧灰吧”。这是改不了的乡音,跟他对那段岁月的记忆一样,融进了血液里。

11月7日

神舟十三号航天员乘组进行首次出舱活动

航天员翟志刚、王亚平着“飞天”舱外服

进行舱外作业

航天员叶光富在舱内配合支持

7日,翟志刚出舱说:“我已出舱,感觉良好。”

而翟志刚上一次出舱已是13年前,这一次与13年前的神舟七号出舱时相比,翟志刚舱门开得很轻松,交流也更显轻松。

随后,王亚平说:“我一会儿出舱,感觉良好!”叶光富说:“我下次出舱,感觉良好!”

之后,王亚平也成功出舱,成为中国首位执行出舱任务的女航天员,迈出了中国女性舱外太空行走第一步。

两名出舱航天员完成在机械臂上安装脚限位器和舱外工作台等工作后,将在机械臂支持下,相互配合开展机械臂悬挂装置与转接件安装、舱外典型动作测试、舱外互助救援验证等作业。期间,在舱内的航天员叶光富配合支持两名出舱航天员开展舱外操作。

网友热评:

我也“感觉良好”

这一次出舱,三位航天员接连说了三句“感觉良好”。而在2003年的神舟五号任务时,航天英雄杨利伟在返回地面后,也说了一句“感觉良好”。

原来,“感觉良好”是一种传承!

@于彦洋:我用手机看你们出舱,感觉良好

@昂扬的向阳花:三个可爱的航天员!

@Angelatsu:颜值组真的是漂亮的皮囊和有趣的灵魂并存哦!

@Gentlegirlll:十三气氛组绝不会让你失望!!!

@徐嘉苧:我什么时候能出舱啊?我也想感觉良好!

今晚,你追出舱了吗?

来源:央视新闻、中国新闻网责任编辑:周萍

点亮“在看”为三位航天员加油↓↓↓

来源:青春上海

上一篇:【榜样】安徽省军区通信中队:锻造新时代“守护戎装”专项行动_中国政务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日喀则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